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运城频道 人物风采

常乾坤: 新中国飞行事业的奠基人

时间:2018-09-18 16:53来源:运城日报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t01e61375d0e055b659

  2015年9月底,反映人民空军克服重重困难组建东北老航校,一步步实现航空梦想的电视连续剧《白云飘飘的年代》在央视八套热播,揭秘了新中国第一代飞行员的培养和成长历程。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这所学校正是由新中国飞行事业的奠基人、我市垣曲籍人常乾坤,在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关怀下一手创办的。

  常乾坤,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中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创建者。

  常乾坤,1904年出生在垣曲县王茅镇下亳城村,幼年家贫,由祖父和外祖父两家供养上完高小。毕业后,他先在村里教书,后又步行400多公里到太原,考入山西讲武堂。接着,他又远赴广州,于1925年春考入黄埔军校第三期,同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时期,黄埔军校学员要集体加入国民党,经中共党组织批准,常乾坤成为具有国民党党员身份的共产党员。黄埔军校毕业后,他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孙中山先生创办的广州航空学校。其间曾任区队长、党小组长。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军阀混战,战火纷飞,民不聊生。他却怀揣梦想,不断进取,积极投身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斗的洪流之中。

  1926年6月,常乾坤被国民政府派往苏联学习飞行。1930年1月他又进入苏联空军独立航空队,认真对待每一次飞行,一直保持着优异的训练成绩,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几个飞行员之一。1932年12月,经选拔考试,他又进入苏联最高航空学府茹考夫斯基航空学院。毕业时,他曾设计了一台发动机和一架侦察机,获得航空工程师和空中领航员的技术职称。

  1937年7月,日本向中国发动全面进攻,在苏联学习10年的他,再也坐不住了,多次找到共产国际中共代表任弼时,要求回国参加抗日战争。直到1938年8月,任弼时同志才通知他作回国的准备。当年9月,他为了参加抗日战争,没有等学院的毕业典礼,就匆匆告别了年轻貌美的苏联籍妻子和孩子,踏上了回延安的旅程。中共中央利用与军阀盛世才的统战关系,从延安派43人到迪化(乌鲁木齐)航校学习航空技术,并指定常乾坤负责。盛世才一心反共,从中干扰,工作难以正常开展。他置身于复杂恶劣环境中一边坚持斗争,一边坚持教学。

  抗日战争胜利后,党中央派出大批干部到东北,创建东北革命根据地。叶剑英、任弼时、刘少奇、周恩来、毛泽东先后找常乾坤谈话,叮咛和鼓励他办好东北航校。毛主席对他说:“中央要你马上赶到东北,设法创办我们自己的航空学校,培养我们自己的飞行技术骨干。这是一件大事,是党和人民创造航空事业的一个开端。”并说:“赤手空拳办航校,会有许多料想不到的困难,遇到问题时请示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部。”

  肩负着党的使命,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常乾坤一行告别了延安,经过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他们于冬季到达天寒地冻的东北。一到驻地,他便紧急动员、组织大家冒着风雪不分昼夜地四处寻找日军遗留下来的破飞机、发动机和其他航空器材、油料等,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因陋就简建立了我党我军的第一个航空队。1946年3月1日,我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所航空学校——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在吉林省通化市正式成立,常乾坤被任命为副校长,当年5月又被任命为校长。三年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军队不断派飞机侦察、扫射、轰炸,妄图把人民的航校扼杀在襁褓之中。东北航校不断搬家,几度转迁,一次次粉碎了国民党的阴谋。

  飞机要上天,首先要有人才。在东北航校的创建中,常乾坤非常重视领航、机务、气象、维修等方面的人才。他对国民党驾机起义人员、留用的日籍飞行人员,严格遵照上级的指示和党的政策,以中国共产党人的模范行动和胸怀尊重人、教育人、争取人、团结人,鼓励他们发挥自己的技术专长。这些人都为航校的建设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其中16位日籍人员去世之前曾留下遗嘱,要将遗体安葬在被他们称为第二故乡的牡丹江。东北航校在三年多的建设中,共培养出各类技术干部560人,其中飞行员126人、领航员24人、通信、气象、维修等地勤人员400多人,这些人后来成为人民空军的骨干力量。

  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之后,国民党军队的主力部队大部被我军歼灭,人民解放军即将在全国取得胜利,成立人民空军的基本条件已经初步具备。1949年1月,党中央政治局通过的《目前的形势和党在1949年的任务》决议中提出:“在1949年及1950年,我们应当争取组建一支能够使用的空军及一支能保卫沿海沿江的海军。”为此,常乾坤校长和王弼政委1949年3月上旬到西柏坡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当他汇报到东北航校所走过的艰苦历程和取得的骄人成绩时,毛主席兴致很浓,听得入神,即便有事暂时离开一下,也要让常乾坤休息一会儿,等他回来再讲。当常乾坤汇报到航校已经培养出560多名空、地勤人员时,毛主席高兴得连声称赞说:“了不起!了不起!你们为今后正式建立空军做了准备工作,培养出了一批种子。”不出主席所料,空军组建后的大部分军长、师长,都是东北航校培养出来的人才。后来空军组建7所航校,东北航校就派出200余名干部,每一所航校都流淌着东北航校的血液。可以说,没有东北航校,就没有人民空军的今天。

  1949年3月30日,中央军委任命常乾坤为军委航空局局长,王弼为军委航空局政委。航空局组建后,随即着手接收国民党空军遗留下来的机场、设备,收容其人员,组织修复航空工厂,加强机场管理,开辟空中航线,加速培养航空人才,为正式组建人民空军积极创造条件。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个全国性的航空管理机构,是人民空军的雏形。

  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失败,于1949年5月4日派遣6架重型轰炸机,对刚刚解放的北平实施空袭。而这一时期,党中央决定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这次会议要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制定中国人民自己的宪章,组织中国人民自己的政府,是中国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空前盛会,保卫工作显得十分重要。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召见常乾坤,对他说:“地面安全罗瑞卿负责,来自空中的,你能不能出把力呀!”常乾坤立即回答:“我们可以组织一个能担负作战任务的飞行队。”周副主席非常高兴。经过常乾坤等人的努力,人民解放军第一个飞行中队,于1949年8月15日在北平南苑机场正式成立,下辖四个飞行分队、一个机械分队、一个运输分队,同年9月5日起正式担任保卫北平的防空作战任务,保障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的胜利召开。

  1949年8月下旬的一天,常乾坤参加了聂荣臻代总参谋长召集的开国大典准备会议。会上,阅兵总指挥、聂代总长询问常乾坤能否组织机群编队通过天安门上空,接受毛主席、朱总司令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常乾坤当即作了肯定的回答。聂代总长听了非常高兴:“好!我们有飞机参加开国大典,给大典增加盛况。但一定要保证受阅全过程的安全。你们要抓紧时间,很好地组织训练。”

  举行开国大典和阅兵,对于人民解放军来说,是一个史无前例的重大任务。此时距开国大典只有一个月时间,时间紧,任务重,他深感责任重大,要进行大规模空中受阅,从组织领导上来说困难是可以想见的。首先是抽调飞机和飞行员,编成6个空中飞行分队,进行空中分队分练和模拟合练。受阅使用的飞机,有的是从国民党空军那里缴获过来或是投诚起义归来的,不少飞行员是国民党空军驾机起义人员。空中受阅,在技术上要过硬,在政治上更要纯洁,稍有差错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和影响,这一点常乾坤考虑最多,压力最大。他常常夜以继日、废寝忘食,许多事情都是亲力亲为。

  为使整个机群在天安门上空便于中央首长观看,达到最佳效果,他亲自登上天安门城楼实地观看确定飞行航线。经过预演,他觉得航线偏北则太靠近天安门,观看者仰头厉害,很是不便,甚至会被天安门城楼的大屋顶挡住视线而看不到全貌;航线偏南则无法与地面通过的装甲部队协调一致。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他确定,机群必须保证在金水桥以南,南红墙(当时天安门对面,长安街南面有一堵红墙)以北通过,西面对正复兴门,才是最好的航线位置。

  同时,他还注意广泛听取群众意见,集中大家的智慧。演练中,他发现一个问题,因为编队只有17架飞机,加之受阅航速快,飞过去之后就再无飞机影踪,很难让检阅者和现观群众满足。再从哪里搞几架飞机呢?实际上已有的17架飞机是东拼西凑才组装起来的,其他飞机都老旧不堪,根本不具备稳定的飞行能力,增加飞机没有可能。最后大家想出一个主意:速度较快的9架战斗机飞过天安门之后,绕一个圈再接到飞行编队末尾速度较慢的教练机和联络机后面,第二次接受检阅。这个主意,当时在世界空军受阅史上都堪称绝无先例的奇思妙想。10月1日这天,9架战斗机在飞越天安门之后,按照预定方案绕圈折回,天衣无缝地衔接在后面,人们看到的受阅飞机不是17架,而是26架。狂欢的人们只顾高兴,谁也没有发现其中的奥妙,就连外国记者也未察觉这个细节,他们在向本国发回的报道中写道:“中共空军以野马式P-51型战斗机为主,共26架飞机接受检阅。”

  1949年10月1日,常乾坤人在天安门城楼下大典总指挥部,心系蓝天上翱翔的受阅飞机,直到受阅任务圆满完成,他的心情才放松下来。晚上,常乾坤又率飞行员参加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宴请。

  从开国大典到1961年,历次国庆阅兵,他都是空军飞行总指挥。同时,在他的精心组织安排下,共和国迅速恢复了航空工厂的生产,修复了40多个机场,开辟了北京至长春、北京至上海等空中民用航线。

  194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中央军委任命常乾坤为空军副司令员兼训练部长。他接到任命电报,心情非常激动,立即给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复电说:“我愿诚心诚意地协助你,兢兢业业地为中国人民空军建设而努力奋斗!”

  1950年10月,常乾坤赴朝参加抗美援朝,先后出任中朝联合空军副司令员、司令员。起初,他负责在朝鲜境内修建机场和筹措作战物资。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严肃地对他说:“如果按时完成任务,第一个得勋章的是你。如果完不成任务,第一个杀头的也是你。”常乾坤深感责任重大,他带领中朝联合空军后勤部的领导亲自选点,组织技术人员精心设计。他还亲自到地方联系,请求派民工支援,抢修机场。经过中朝军民的共同努力,终于在1951年9月以前修好6个喷气机机场和十余个土跑道机场,后来又翻修了一批机场。与此同时,常乾坤还组织修建了一批仓库,储备了大量军用物资。他的业绩和作风得到朝鲜领导的好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授予他“自由独立”勋章。在那时涌现出来的空军一级战斗英雄、飞行大队长王海(后曾任空军司令员),空军一级战斗英雄、飞行大队长刘玉堤(后曾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空军一级战斗英雄、飞行大队长张积慧(后曾任空军副司令员)等都是他的老部下,都是东北航校培养出来的学员。在三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我空军共击落击伤美军飞机425架,击毙击伤被称为美军“空中英雄”的戴维斯、费希尔等一批“王牌”或“双料王牌”驾驶员,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在万里蓝天书写了人民空军的赫赫军威与无上荣光!

  1953年8月,中央军委任命常乾坤为空军第二副司令员兼军校部长。他和军校部的同志,扎扎实实做了四项工作:一是组织实施分校,将10所航校分出7所培养空勤人员,分出3所培养地勤人员。后来又成立了12、13、14航校,从而使空军各类航空技术人员的培训配套,形成了不同层次的网络。二是努力提高教学质量,组织人员修改教学制度、飞行训练提纲和教学大纲、统一编写教材、制定五年训练计划。三是开展教学经验推广,系统总结各航校教学经验,宣扬模范飞行员事迹。四是建立预科教育制度。

  1958年9月,常乾坤兼任空军学院副院长。建院时,他亲自选点,精心组织施工,较快地完成了该院的基建任务。此后,他又集中精力带领组织人员编写空军的各种条令、条例、教材、操典、大纲、教范、教科书等,这批条令、教材,对空军建设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1960年9月,常乾坤兼任空军工程学院院长、政委,为了将学院建好,他亲自到哈尔滨工程学院研究学院组建的相关问题。随着我军航空工业的发展,为扭转空军部队使用外国武器装备的局面,在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领导下,航空工业部对飞机由修理转为制造、由仿制转为自行研制。空军作为使用单位,和航空工业部共同拟定研制规划,组织鉴定定型,并承担试飞等一系列工作。1962年成立的航空军工产品定型委员会,常乾坤任副主任委员。到1966年5月,常乾坤先后组织参与了对国产初教-5、歼-5、运-5、直-5、初教-6、歼-6、歼-7等型号飞机的试制工作,均获得成功。在常乾坤等空军首长领导组织下,空军科研部门和部队还参加了我国发展核武器的工作,圆满地完成了产品运输、烟云取样、剂量侦测、空中摄影以及进入沾染区观察爆炸效果等任务。

  总之,常乾坤在人民空军的初期创建、军事训练、院校建设、科学研究、武器装备及民航事业方面,都作出了重要贡献。

  1973年5月20日,常乾坤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终年69岁。他在病危时,仍念念不忘歼-8飞机。他为新中国的飞行事业,为人民空军的建设,奋斗到了生命的尽头。

  常乾坤同志永垂不朽,我们永远怀念他!

  (文章来源:http://epaper.sxycrb.com/rbpaper/pc/layout/201809/18/node_06.html)

责任编辑:裴军琦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